您的位置:

首页> 武侠小说> 黄蓉落难记5

黄蓉落难记5 - 黄蓉落难记5
20

    黄蓉最后再次沈沦于吕文德的奸淫下,接下来的日子里,黄蓉在地下宫殿里每日没夜的被吕文德淩辱、玩弄,乐得也把她当成了一个性玩具。黄蓉淫蕩的本性渐渐沈迷于高潮之中,在这里黄蓉正在渐渐一点点的迷失自我。

    黄蓉每天都被吕文德临性,每天穿吕文德规定的衣服,在吕文德面前摆出各种姿势以供吕文德淫辱,黄蓉每天在小莲的帮助下固定排奶,放尿,化妆穿衣,开始的时候,黄蓉还有点反抗,可换来的是更加变态的奸淫,渐渐的黄蓉也适应了新的生活,在快感中迷失,沈沦这一日黄蓉在小莲的服侍下沐浴后,小莲让黄蓉在床上躺好,自己抱住双腿,露出下体。再看黄蓉,全身皮肤宛如白玉凝脂,一对玉乳硕大浑圆,两个浅红色的乳头坚挺高翘,腰肢纤细,肚脐深凹,阴阜特别隆起胯间粉红的阴唇,夹着一颗鲜美的阴核,煞是好看,双乳和阴蒂上的淫铃交映成趣。

    "老爷吩咐过了,今天要剃光你的阴毛。""求求你,不要着样,会很难看的。"黄蓉一听到小莲的企图便感到了恐惧,她想极力阻止。

    "啪"一个响亮的巴掌种种打在了她的屁股上。"到现在还敢不听老爷的命令,要好好教训你这个贱人。"小莲扯动起黄蓉的阴毛。"啊——"地下室又回蕩起女人痛苦的喊声——黄蓉在小莲的酷刑下终于屈服了。

    小莲把一块热毛巾折成适当大小,轻轻覆在黄蓉长着耻毛的三角丘陵上。"呜……"黄蓉用力的蹬了一下,毛巾的温度太烫了,嫩嫩的皮肤被灼得发痛,连张开的耻缝都被盖到了。她似乎知道了再挣扎也没用,只好静静的闭上了眼睛等着被"剃毛".过了片刻小莲揭掉盖在黄蓉两腿间的毛巾,下体猛然一凉使她不自禁的呻吟出来。小莲像检查什麽似的仔细端详着被热敷后的秘境,原本白细的肌肤被烫到发红,花瓣和黏膜的色泽也更加豔丽。意想不到的是阴户竟已兴奋成湿漉漉一片,股缝夹合处几乎快流成一条小溪。

    小莲用指尖沾起一滴淫露,拿到黄蓉面前:"郭夫人,你下面湿得很不像话,这样对不起郭大侠哦!"黄蓉拼命的转过头,不想看到小莲恶心的举动。

    "味道真不错!"小莲竟然把手指伸到嘴里品尝郭夫人蜜汁的味道。

    "呜……"黄蓉羞惭得紧紧闭上眼睛。

    "好啦!现在要开始剃毛了!你不要乱动!不然划伤你的嫩肉,我可是会心疼的。"小莲竟像个玩弄女人的老手一样对黄蓉软硬兼施。

    小莲开始把白色的剃膏涂抹在黄蓉的下体上。同时不断用熟练的指法挑逗和摩擦黄蓉敏感的性器官。黄蓉的阴毛非常浓密,呈倒三角形,而阴唇平常是被覆盖住,是一旦欲火被挑起,整个阴唇一涨大,粉红色的肉缝便清楚可见。而阴毛一直延伸到肛门,在菊花门的附近仍有短短的阴毛,可能受小莲不断挑逗的关系,菊花门忍受不了戏弄紧紧收缩,形状看起来非常淫靡。

    "好淫蕩的肛门,你真是天生的性奴。""啊——不要说了——快——快结束吧——我受不了了"黄蓉小嘴微微张开露出舌尖,沈迷在恍惚的境界中,平时的理智与才干,淹没在淫欲之中。不断挑逗的阴唇,早已充血而红肿,在那里不断涌出的淫水早已和白色的乳膏融合又被小莲均匀的涂抹在阴户和肛门周围。看着黄蓉脸上露出的妖豔的表情小莲拿出了银色的剃刀。

    "我要动手了,不要动否则伤着就不好玩了。懂了吗。"黄蓉已经被送入了淫蕩的肉欲中,被捆绑的两只膨胀到了极点的乳房上的乳首还未经揉扶此刻就已如石头般坚硬。

    黄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莲将她那打从长毛来就没秃过的三角花园剃得寸草不留。

    "来!乖乖的看!我要帮黄女侠剃毛哦……"小莲将她头部的垫子调高,迫使她必须面对即将被剃干净的下体,看着自己腿张得那麽开、赤裸裸的把私处展示在两个小莲面前,两腿间还被涂上厚厚的泡沫,黄蓉真恨不得马上就死去。

    小莲调整好黄蓉的姿势后开始动刀,她持刀的手微微在发抖、小心翼翼刮下第一刀,只见刀片经过处露出赤裸裸的雪白肌肤和细细的毛根,黄蓉甚至听到刀刃切断自己的耻毛时发出"嘎嘎"的声音,嫩肤上也留下刀片刮过干涩感,这种羞耻使得泪水瞬间溃堤的涌出来。

    "看!好白的皮肤……没有毛真的比较漂亮呢!"小莲拿着沾满泡沫和耻毛的刀片在毛巾上抹净,準备再下第二刀。神秘的三角花园已露出三分之一的原貌,新刮除的地方肌肤嫩白如雪,毛根细细的要很仔细才看得见,这个部位即使连郭靖都还没机会这麽彻底看过。

    "唔……"黄蓉哀羞惭得猛摇头,她想作最后的努力,要求小莲不要再继续下去,但根本就不会有人理她。新剃毛的三角丘显得相当细嫩、带着些毛根扎刺的触感,鲜嫩的小穴也可以看得更清楚了。对黄蓉而言,被剥光衣服还不算是完全赤裸,像这样连毛都被剃光的情况下,她的身体才真的没什麽地方是隐密的,黄蓉崩溃的躺在床上流泪。

     小莲一边看着流泪的黄蓉,一边把闪着寒光的剃刀凑近她的阴部。她熟练而灵巧让刀游走在黄蓉阴部和肛门茂密的森林,把黄蓉那茂盛的森林刮的干干净净。锋利的刀锋划过皮肤发出"嚓嚓"的响声,刀锋过处,小山一样堆满黄蓉下身的剃膏被拉出一条长廊,所到之处已是寸草不生。黄蓉只感到冰凉的金属不断刺激着她下体最敏感的皮肤,在自己的注视下她原本浓密的阴毛逐渐消失了,剃刀一刀一刀地刮下去,剃膏迅速在减少,原先布满她下腹和阴部的浓黑耻毛也都随之不见了,露出了光秃秃的阴唇还在不断的流着骚水。黄蓉的呻吟也开始变得迷茫,痛苦和羞辱当中竟带出了一丝兴奋和满足。

    打扫乾净所有的剃须膏后,小莲又按住黄蓉的菊门,小心翼翼地刮净周围的残毛,就像在修饰什麽贵重的艺术品。最后,她拨开阴唇,将残存在角落的一些细碎毛发也都剃得干干净净,甚至连阴唇上她都来回刮了两下。

    "好了!这样不是很美吗?有这种骚穴的女人才是真正的淫奴。哈哈哈——"小莲完成了她的工作,尽情的欣赏着黄蓉那光洁无毛而淫蕩的性器官,那美丽的菊花门快乐的一张一闭好象要喷出屎一样。"嘿嘿嘿!阴核和阴户内侧都充血成这种淫蕩的样子。"小莲用手拉开阴唇,不断用话刺激黄蓉"郭夫人,现在你没话可说吧!快承认自己是淫蕩的女人吧。""啊┅┅我完了,已经变成这样子。

    "充满理性的黄蓉身体变成这样子后,她自己也没办法了。黄蓉叉开大腿露出自己最感到羞耻的部位,忍受着羞辱。

    "还没有完呢——下床来站着,把屁股给我翘起来!"小莲拍了一下黄蓉的屁股大道。

    黄蓉脸上一阵发烧,但还是不得不按着小莲的话去做,她勉强地缓缓撑起身子下了床,上将前身弯下去,把圆润的屁股高翘着挺向小莲。露出腿中间两瓣湿漉漉的阴唇和光溜溜下体。

    "两腿蹬直,屁股翘高点!"黄蓉顺从的将双手撑在膝盖上,用力站直了下身,两条美腿笔直地蹬在地上。

    "嗯……把屁股分开,让我看看你的骚屄!"小莲的想法真是极度其猥琐。

    "啊……不……不要。"黄蓉听到小莲下流的口气,窘得满面通红。

    "把屁股给我张开!想反抗吗"小莲喝道。

    黄蓉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小莲凶猛的话语象鞭子抽在她身上,有一种不可抗拒力。

    小莲重重地打了一下黄蓉的屁股。

    "不……"黄蓉涨红了脸象受到了最无人性的汙辱,心底里本能地抗拒着。

    "还要我教你怎麽做吗?"黄蓉红着脸,她忍辱负重的弯下腰,两腿用力站直,双手无声地伸到屁股上,抓住自己两片丰厚的臀肉,用力向两边分开,把里面羞人的东西展示在小莲眼前。

    "啊……好下贱……这样的事……"黄蓉觉得此刻她好象正在向全世界展示她身上最肮髒最隐私的器官,强烈的羞耻感沖击她的大脑。居然被迫做出这样的动作,黄蓉不敢相信这种事会发生在自身上,她象做错事的小孩低下头,让头发遮住自己发烧的脸庞。

    小莲得意的饶有兴致地观赏着,黄蓉那才被剔光的美屄。她的阴唇由于充血,红豔豔的,象鲜花一样绽开,花心所在的地方是阴道口,里面的黏液还在向外涌。

    肛门像一朵可爱的小菊花,那纤弱的肛纹是如此的秀美,开合间是那麽惹人喜爱。

    "贱人,今天要爲你做特殊处理,晚上有你想不到的惊喜等着你"小莲是用竹签绑上棉花以后,清洗黄蓉的菊花,当竹签插入时,黄蓉整个身体都扭动起来,嘴里发出"啊┅┅啊┅┅"的忍耐的声音。用完第四根竹签以后,棉花就不再变黄,小莲用小钳子把屎孔微微撑开,然后把一支红色的毛笔笔头放在肛口,等到松开钳子,屎孔就轻轻巧巧的把笔头含住了,接着把笔头仔细的抽出,这时候每一条肉褶都变成鲜红色,但肉褶边上的臀肉,仍然像雪一样白。

    小莲把特制的茉莉花油倒在手中,小手同时抚摸着黄蓉光洁的玉肩手掌过后,吸收了油脂的肌肤愈发白腻动人,彷佛能挤出水般光润滑嫩。最后细致地涂遍全身,让周身每一寸肌肤都晶莹润泽,擦过茉莉花油,黄蓉肌肤愈加晶莹夺目,玉兰般芳香馥郁。整个身体彷佛巧夺天工的惊世之作,华美动人。带着馥郁的香甜。

    最后小莲爲黄蓉拿来一套衣服,黄蓉现在所穿的衣服都是吕文德爲黄蓉特意定做的,都是对男人充满杀伤力的那种。

    今天黄蓉的衣着不算太暴露,最起码一件完整的肚兜将黄蓉全部该遮住的都遮挡住了,不过肚兜的材质特殊,肚兜完全贴在黄蓉身上,黄蓉双峰被衬托的更加凸起,峰上两点紧紧顶在布料上,洁白的下体贴于不料之上,布料内凹。完全展现出黄蓉阴户的形状。在配上薄纱做的衬裙和外衣,真是似隐非隐。似现非现,比全身暴露更加诱人。

    "再把这个穿上"小莲拎着类似现在一双细边黑色的高跟凉鞋放在地上要黄蓉穿上。

    黄蓉羞颤的爬到床沿,两条美丽的小腿伸下来,把玉足踩进鞋里再用手调整好细细的鞋边。在鞋的衬托下,她的脚趾显得更加美丽。黄蓉的脚趾趾甲染了一层透明亮泽的透明色的油,她那双白皙细嫩的秀美玉足和她十只白嫩细滑的娇润纤秀玉趾玉润修长匀称的性感美腿,更具感官刺激和性诱惑。

    不过穿上鞋后,黄蓉只有脚尖可以接触地面,原来鞋根太高,现在黄蓉脚趾几乎是用脚尖和鞋跟着地,双脚几乎绷直,把黄蓉本就不矮的身材再次拔高,"喜欢吗,这是老爷特意爲你準备的,今晚有重要客人,老爷要你去陪酒,你要是不好好服侍,等着你的孩子喂狗吧"



    地点:吕文德卧室

    "赵公子远道而来辛苦了!不知这次令尊大人又带来什麽消息了?"吕文德对着饭桌上的一个道士打扮的人说道。

    那人微微一笑∶"大人,我这次来主要是我爹要我来转告大人∶大宋和蒙古议和之事,只需多些时日,就可以完成了!"

    "相爷身体可好?将来若宋蒙议和,一定是相爷的功劳啊"那人道∶"哪里、哪里,我宋朝国小势微,不想和蒙古开战,百姓遭殃。我们只求两国和好,过几天安稳日子也就罢了!可无奈朝中有些人不识时务,偏要开战,听说大人已经对黄蓉已经得手了,议和之事少了不少阻力""那里,那里,托相爷的洪福"

    "不知近日,可否……""公子客气,马上就让公子得偿所愿""小莲,吩咐上演好戏,把那人也带上来吧。""那就多谢大人了""公子客气"

    当黄蓉移步进入卧房时,吕文德和那人都看呆了黄蓉一身轻纱,简直就象没穿衣服一样,肚兜虽然是红绸子做,不透明的,样式是特制的,全由凸的两个乳头托住就要脱下的肚兜,走起路来一晃一晃的,整个肩部和上半胸雪白的肌肤让人直吞口水,深深的乳沟、露出上半部的乳房和高高叮起的乳头无一不让人手痒,肚兜一直从前胸包着蜂腰、迷人下体和性感的大屁股,突出下阴把整个阴部高高托起,和胸前两点形成三角地带,后面上翘起的大屁股,肚兜勉强遮掩住她那惹火的身体,那些东西,与其说起遮羞作用,倒不如说起撩人淫欲的催情作用。肚兜只能刚好将她那丰满挺拔的乳房罩住下面的一半,剩下上面一半优美隆起的白色肉球暴露在外,甚至连两个乳峰上的乳头和铃铛,也可以隔着肚兜清楚地看出形状。笔直修长的大腿白嫩而性感,而最令人勃然大动的是她穿着那双特制的鞋下的赤脚黄蓉由于穿着那双特制的鞋,走的十分缓慢,因爲黄蓉很难站稳,所以走起路来身子不停扭动以保持平衡,那姿势十分诱人

    吕文德顾意问:"郭夫人,让我们好等,怎麽洗澡都这麽久呀,是不是特别洗得香香白白的好招待远客啊?!哈哈!"

    黄蓉本来低着头听见说话擡起头来,看见坐上那人大吃一惊指着吕文德道∶"这、这┅┅"

    那人淫笑着说∶"郭夫人,这两天在这过得可好?不像领兵打仗那麽辛苦吧"黄蓉擡头见是赵致敬,道∶"赵致敬,你这个狗东西!你怎麽跑到这儿来?你不是死了了吗!你勾结蒙人意图篡位全真教,你没死?!"赵致敬丝毫不生气,笑嘻嘻地说∶"我可不是没死吗,我是专程来看望郭夫人你的。"原来这个男的就是宋朝宰相贾似道的私生子赵致敬,也就是杨过增经的师父,他是贾似道打进全真教的一枚棋子,意图控制全真教,以便贾似道将来掌控武林,可惜赵致敬夺位失败仓皇,只好回京。

    那贾似道早就与蒙古有勾结,暗中向蒙古通风报信,收取蒙古的好处,一面把宋朝的机密泄露给蒙人,一面在朝中阻挠与蒙古开战。贾似道爲了安全,所以一般每次与蒙古联络都派赵致敬亲自来办。这次派儿子前来就是与蒙古来人密谈议和之事。

    "赵致敬你个欺师灭祖的东西"

    "怎麽和赵公子说话呢,平时怎麽教你的,你是什麽身份,你已经不是什麽女侠了,只是一只母狗,皮又痒了是吧"

    黄蓉这才又想到自己的处境,想起这两天受到的淩辱,不禁又羞得低下头,满脸涨红。

    "我和郭夫人是老相识了,这次特别爲郭夫人準备点特别礼物,还请夫人笑纳"说着赵致敬拿出一大袋干红枣,又在吕文德耳边耳语几句。"赵公子,高,高"吕文德听候哈哈大笑

    "还不把衣服脱了!把你身上穿的全部脱光!快点!"吕文德又开始命令黄蓉黄蓉一下子不知所措起来,她用悲哀的眼光看了一眼吕文德,在吕文德和赵致敬的注视下脱衣服这是任何女性都很难做到的事情。

    "妈的!脱衣服还要考虑吗?你他妈的动作快点!我的时间可不多啊……"吕文德焦急的催促着黄蓉。

    "这帮人渣……"黄蓉在心里暗骂,她知道今晚要脱下身上的衣服免不了要受屈辱,与其这样慢慢受辱,不如干脆利落一点,好快些结束这种煎熬。

    黄蓉闭上眼睛,轻轻的咬着下唇!没办法,她不敢抗拒吕文德的命令,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四下里看了一会,心里思虑再三,终于下了最后的决心,她微微侧过身体,解开了身上轻纱。

    空气似乎一下凝住,所有的目光聚集到黄蓉身上,目睹一名美豔无比的女侠的脱衣秀,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一件刺激的事情。

    黄蓉强忍着内心的羞愧,她的脸被吕文德和赵致敬投来的眼光灼红了,她在犹豫中解开了身上轻纱。她的手突然稍许犹豫一下,那是因爲男人像盯入肉里的眼光,使她産生羞耻心。

    黄蓉在一阵犹豫后终于狠心地将轻纱褪到了腰间,她把头努力侧向一边,避开吕文德和赵致敬专注的目光。她的动作是那麽的羞涩犹豫,但每一下举手投足在男人的眼里却是充满了美态。

    轻纱褪到了腰间。黄蓉的上身只剩下一件肚兜,冰肌雪肤,圆润的肩上挂着精致的细细吊带连到肚兜上,在肚兜的束缚下,胸口形成明显的深逐的乳沟,大半边白嫩的乳房露出来。她那苗条的背部没有一点多余的脂肪,皮肤也那麽的光滑。让人看得忍不住要流口水。

    房间里好象只剩下黄蓉一个人似的,吕文德和赵致敬屏声敛气,眼光全盯在她成熟丰满的身体上,欣赏着她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和表情。

    黄蓉一下子感到无所适从,事情象不可挽回地继续着,她不知道怎麽继续下去。但吕文德并没有催促她,只是静静地看着,仿佛知道后面会发生什麽事。

    黄蓉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与其这样难堪下去,不如狠下心肠豁出去。想到这里,她象说服了自己一样,略爲平複了一下紧张的心情,做了几个深呼吸,胸口微微起伏,她慢慢地侧手解开轻纱上的细带,忍辱负重,让轻纱慢慢地滑了下去落在脚下……,空气好象凝固了,没有人愿意打破这一刻。

    在吕文德和赵致敬的面前,慢慢露出肌肤,无论做过多少次,黄蓉还是无法习惯。当她狠心将轻纱拉到腿弯的时候,她感觉出男人的眼光钉着她扭动身体。

    她知道吕文德和赵致敬对她忍着羞耻暴露出美丽裸体的模样,不论看过多少次,还是会感到很新鲜很性感的。

    黄蓉将右脚从鞋里轻轻抽出,然后小心奕奕的把轻纱脱了出来,她把右脚脱出来穿回鞋里,再脱左脚,动作是那麽的优雅,只是比平时慢了一些。

    吕文德和赵致敬专注地看着,房间里鸦鹊无声。

    黄蓉将轻纱脱下来后她身体线条基本上呈现出来,那些贴身的性感衣物令女人倍添妩媚,蜂腰盛臀和丰腴修长的大腿,勾勒出一条完美的弧线。

    黄蓉从来没有试过这麽难堪场面,她情愿一下子全身精光了站在那里,也不愿受那种羞耻感的煎熬,但吕文德和赵致敬要看的或者正是她在这种在羞耻心理和矛盾心理驱使下所做出的动作,女人脸上的表情难堪到了极点,这是最令吕文德和赵致敬感到快意的所在。

    脱落的轻纱见证着黄蓉一步步走向堕落,当她身上剩下最后的遮羞物时,她再次变得迟疑起来,这的确要是会出很大勇气的事情。

    "快点脱!穿着这个干什麽?"吕文德粗鲁的向下拉了一把黄蓉穿着肚兜,黄蓉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她没有吃惊,但她还是打了个冷颤,用手本能的捂住了自己的那对丰满的乳房,她知道,今天晚上房子里人,不把她羞辱够和蹂躏够是决不会放过她的,她感到极大地屈辱,不禁流下一行清泪。

    "快点脱!……"吕文德不耐烦的叫道。

    黄蓉的鼻子一酸,眼泪从眼中流了出来。一个女人无论她多麽坚强,她始终是一个女人,在她内心深处还是保留着女人柔弱的一面。

    黄蓉流着泪委屈地反转玉手,伸到背后,找到肚兜的丝带,她那高耸的乳峰一下子变得更挺拔诱人,"啪"的一下,肚兜失去丝带松了下来。

    黄蓉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她的动作变得果断起来,肚兜的肩带从她的臂膀上滑了下来,份量十足的乳房因爲突然失去支托向下坠了一下,但迅速恢複了挺拔。她那对熟透了的乳房上,布满了哺乳期妇女所特有的青色的血管,由于她鼓涨饱满的乳房里充满了温暖甜美的乳汁,所以她乳房上青色的血管微微的鼓了出来,乳房沈重地微微向下垂着,挂在胸前肉呼呼地直晃蕩,散发出热乎乎的体温和腥腥的奶香,红褐色高高隆起形成半球形的乳晕上嵌满了乳妇特有的小肉珠儿。

    乳晕中央,被细丝线缠着的乳头示威似地上翘着,足有两厘米长,一厘米粗,深红油亮,丰腴发达,上面还布满了纵横的肉纹,湿呼呼,粘渍渍的。好象被糖浆腌熟泡透的蜜枣儿,散发着诱人的成熟魅力,也仿佛在向猥琐的吕文德和赵致敬示威。

    黄蓉取下肚兜放在脚下时,她那对没有任何东西掩盖的丰满的乳房,好像很重似的的摇摆着。在吕文德和赵致敬火辣辣的眼光下,她显得很不自在。她下意识地用一支手遮住乳房、另一手盖在下体,遮住那洁白没有一根毛的下体"把双手放开!"吕文德不耐烦的催促着。

    "……"黄蓉听见吕文德的命令时,她捂在乳房和下身的双手,明显的抖了一下,但她并没有放开双手。

    "贱人!叫你把手放开,你他妈的听见没有?"吕文德对着黄蓉大声怒喝到!

    黄蓉被吓的一哆嗦,不得不在吕文德和赵致敬毒辣的眼光注视下,慢慢的放开了双手。这是一具近乎完美的胴体,高耸挺拔的雪峰,两条丰嫩肉感的大腿,分外性感迷人,纤美的玉脚蹬在鞋里则令人血脉贲张。

    ……

    如九天神女下凡,纯美圣洁,气质尊贵超凡,不容亵渎。

    但性感的体态分明地刺激吕文德和赵致敬的性官能,在裤子下面,每个男人都暗暗向黄蓉举枪致敬。

    黄蓉不知该把双手往那里放,只感受到十分的局促。她象展览品一样站在那里无助地摇头,她感到吕文德和赵致敬下流的目光,像针一样在她的乳房、小腹、大腿这些部位游动着吕文德把黄蓉扶到饭桌上仰面躺下,膝盖弯曲,双腿叉开对着赵致敬。搬开双腿"不要!不要……"黄蓉拚命的想夹紧双腿,可是双腿一旦被打开以后,就更无法胜过吕文德的力量:在她那完全开放的大腿根,美丽的花瓣张开嘴,发出淫邪的光泽,,粉红的阴蒂骄傲的挺立在吕文德和赵致敬的面前。

    黄蓉産生强烈的羞辱感,美丽的脸颊染成红色,雪白的牙齿咬紧双唇。

    "不要看……不要……不要!"黄蓉还没从羞耻的心情恢複过来,吕文德的手指已伸向了她身完全绽放的花瓣。

    "你要干甚麽?"黄蓉激烈的挣扎着。

    "让我们看看更深的地方……"吕文德把手指放在黄蓉的小阴唇上,向左右分开成V字型。

    "啊……不要……!"黄蓉想用力夹紧大腿,可是敌不过吕文德的力量,吕文德的手指任意地侵略着她柔软的淫肉,轻轻的裸露在外阴核上揉搓,吕文德的另一只手攻击着她的乳房,手指夹住她乳房上因刺激而突出的乳头,整个手掌压在半球型丰满的乳房上旋转抚摸着。

    突然在男人面前受到这种刺激,黄蓉觉得大脑麻痹,同时全身火热,有如在梦中,虽然羞辱,但也感觉出全身都産生淡淡的甜美感,而自下体更传来阵阵涌出的快感及肉欲。黄蓉觉得快被击倒了。吕文德的蹂躏使得她的身体开始上下的扭动起来,另一边雪白的乳房随着动作上下的波动着,美丽的花瓣开始流出湿润的蜜汁。

    此时赵致敬将用细绳穿在一起的红枣放入黄蓉那张开的花瓣中这是一种秘方,具体方法就是将红枣塞进女人的阴部,用女人的淫汁和体温把红枣浸渍加热,然后给男人服下。这种用少妇的淫汁浸渍过的红枣具有极强的壮阳作用。赵致敬是在一本书上看到的,他懂得采阴补阳,据说能增长寿命。

    黄蓉的阴道在吕文德玩弄下变得无比的敏感,只要将干红枣一塞进阴道,阴道里便会分泌出大量的淫水。将干红枣塞进阴道里。等到晚上要吃的时候,再让黄蓉将红枣从阴道里拿出来。